杨浩艺のblog
淋雨对身体不好哦。冷酷的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呢,虽然我不清楚,但在我眼里,你就像哭了一般。

凌晨外传之《午夜诊所》

20
发表时间:2020-02-11 20:09作者:目小雨

十二月的北方已经冷到不行,前天A城刚下了第一场雪。


李剑是一名淘宝运营,经历了忙碌的十一月月加班,李剑终于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病倒了,原本以为是普通的小感冒,李剑也没在意,可反反复复发烧两天也没见好,把李剑折磨的不轻。

午夜10点50,睡梦中的李剑突然感觉身体一阵抽搐,全身痉挛,李剑一摸额头,滚烫滚烫,李剑挣扎起身量了量体温,39度,李剑想:还是去医院看看吧。


迷迷糊糊中李剑叫了一辆快滴,打车准备去医院,说来也怪,路过好几家医院,都因为病人太多停止接诊病人了。已经12点了,快滴司机对李剑说:“我听说西大街有个老中医开的诊所,看得特别好,要不去那里吧?”


李剑寻思,西街有诊所?怎么从来没听说过?但头疼的李剑也来不及想太多,就对司机说:“走吧走吧,只要能看病就行。”不一会儿,车停在了一个小门面前面,李剑下了车,迷迷糊糊瞄了一眼诊所的名字“老牛诊所”,拿出手机付了快滴费,李剑走进了诊所。


诊所里的灯光有点昏暗,只见一个老头正坐在椅子上看电视,抬起头看了一眼李剑,问道:“来看病?”


“嗯,大夫,我发烧两天了,头疼的厉害,喝药也不退烧。”李剑说到。


牛大夫拿手指了指里面房间:“躺那儿吧!”


李剑这才注意到,左边还有一间房间,里面摆了五张床,床上还有两个病人,病人朝他笑了笑,继续聊着天。李剑躺在床上,临床的病人问道:“你也来找牛大夫看病?”


“嗯”,李剑没有力气再说话,躺在床上给胳肢窝放上温度计就睡了过去,隐约听到有人说:“牛大夫看的可好了,我上次发烧也是查不出原因,就来牛大夫这里,睡了一晚病就好了,整个人特别精神... ...”


不知睡了多久,听到有人在叫他,李剑睁开眼,看到牛大夫手里拿着一支针管,说:“我给你打了一针,现在感觉好多了吧”李剑坐起来一摸额头,果然退烧了,而且感觉身体一下轻松了很多,李剑看看表,半夜四点了,李剑刚准备再休息一会,天亮了再回家。


“你现在可以回去了!”牛大夫冷冷的说道。


“这大夫,别人巴不得多留病人多呆一会,他倒好,急着赶人!”李剑心想,于是问道:“不用再观察一会,开点药吗?”


“不用,现在就回吧,我要关门了!医药费10元”大夫丢下一句,就出去了。

李剑起身,看了看隔壁床,之前的病人已经都走了,只剩他一个人。

付了钱,李剑走出诊所,打了辆快滴回家了。


由于感冒严重,公司给李剑放了一星期的假,由于没关闹钟那个,七点四十李剑就被闹醒,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了。“我也经常路过西大街,怎么就没见过这个诊所呢?看那个门面像开了很久了。”李剑坐在床上,百思不得其解。于是他决定再去看看,顺便复诊。


不一会儿,李剑来到了西大街,走遍了整条街,也没看到一家诊所,记忆里的样子又很模糊,李剑只能问街道旁的店主,奇怪的是,大家都说西大街根本没有什么诊所。李剑想越奇怪,明明昨晚他在这里看病,怎么一晚上过去,就没有这个诊所了呢。就在这时,李剑想到昨晚打了一辆快滴来这里,手机APP里应该有打车记录,于是,李剑打开快滴APP,果然有昨晚的打车记录,李剑找到司机的电话号码,拨了过去。嘟...嘟...嘟...终于接通了“你好,你是哪位?”电话里传来一个男声。


“我是昨晚打车去医院的乘客,我想问下昨晚你后来载我去的诊所是不是再西大街?”李剑紧致的问道。


“先生,您记错了吧,昨晚我带您绕了一大圈也没有一个医院接收病人,我就把您送回家去龙门小区接乘客了”


听到司机的回答,李剑蒙圈了,这是什么情况?明明昨晚李剑就在一所诊所里,把病看好了,怎么一夜之间都变了,难道是自己烧糊涂了?李剑摸了摸额头,烧确实退了。


漫无目的地转了一阵,已经中午了,李剑准备找个路边小店随便吃点再回去,他走进一家叫“远方人家”的饭店,点了碗白粥和一份炒馒头,店里人不是很多,老板热情的招待了李剑,就坐在邻桌和两个男人聊起天来。


“哎,你不知道啊昨晚老牛又回来了,昨晚有人喝多了,我关门晚,12点的时候,听到外面有动静,就出去看看,看到老牛带着他的药箱子回来了,还带了两个病人...”


“是不是老牛诊所?”李剑问道。


“你怎么知道?”老板诧异地看着李剑:“这附近除了我们三个和跑快滴地李老弟,没人知道老牛诊所的事。”


“昨晚,我发烧,一辆快滴把我带那个诊所看病,今天病好了可是我怎么也找不到地方了...”老板无奈地摇摇头:“你不知道啊,老牛是个好大夫啊,六年前,老牛的确在这儿开了一个诊所,就我隔壁这个店,有一次,有个病人肺炎感染,来老牛这里看病,结果这个病人是个酒鬼,半夜偷偷去喝酒,和药过敏反应没了,他家人来闹,把诊所给砸了,逼得老牛赔上了全部家底,老牛他老伴儿在筹钱的时候被车撞死了。老牛想不开就投河自尽了...”


原来诊所是真的,李剑心想。


“说来也奇怪,这么多年过去了,西大街来了又走很多店,诊所变成了现在的火锅店,附近也就我一家老店了。”


“那晚上的诊所是怎么回事?”李剑迫不及待地问道,他想知道牛大夫是不是还在。


“那啊,老牛他放不下他的医术啊,隔一段时间,他的魂儿就会回来,有一些疑难杂症地病人他会整治,如果没有,也会来我这里坐坐,小酌两杯。老牛行了一辈子医,医术好到大家都称赞,谁知...哎!”


“那么下次牛大夫回来,您可以告诉我吗?我还没好好谢谢牛大夫...”


李剑回家了,他需要时间消化整件事情,他也不知道多久以后,他还能再见到这位已故的“牛大夫”...


分享到:
关于我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雁过留声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建站学院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工具下载               韶华追忆